當前位置: 菜鳥物流 > 正文

穗試點暑期小學生校內託管,專家這樣建議

信息時報 | 記者 林茹彬 | 2021-07-10 22:41:01

昨晚,廣州市教育局公佈《關於做好小學生暑期託管服務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明確將於今年暑假期間開展小學生校內託管服務試點工作。

《通知》中顯示,全市11個區均開展小學生暑期託管工作,每個區選取不少於2個學區(片區)、開放不少於5所暑期託管學校,具體學校、託管時間由各區確定。各試點學校根據屬地區教育部門安排,面向本學區(片區)內小學一至五年級學生提供暑期託管服務,優先滿足雙職工家庭需求。暑期託管堅持自願和就近原則,由學生家長自主自願報名、就近參加。服務內容包括基本託管服務和素質拓展服務,不得組織學科培訓和集體上課。學校為學生提供學習和運動場所,開放自習室、圖書館、閲覽室、運動場館等資源,開展體育美育科技等高水平團隊訓練、實施體藝科技類興趣課程、社團活動和綜合實踐等,進一步增強學生綜合素質。


本版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林茹彬


託管服務受家長點贊:

滿足雙職工家庭低齡學生託管需求

從該《通知》可見,暑期託管服務針對小學生開展。由於小學生心智尚未成熟,自我保護意識和自覺性都不夠強,是假期意外傷害的高發人羣,很多家長都不放心把孩子單獨留在家裏。梁女士和丈夫是雙職工,由於一方老人身體不好,另一方老人還要照顧年齡更小的孫子,無法幫忙照顧梁女士今年上三年級的兒子小希。梁女士説,在小希一年級和二年級的暑假裏,她是到處“求人”收留自己的兒子:“求着親戚幫忙帶一帶,低聲下氣的,要給伙食費,也要時不時買點東西送上去。”對於託管機構,她不是沒有想過,但是價格讓她望而卻步:“我們家附近最便宜的暑假託管班都要100元左右一天,好一點的要150元。一個月最少就要2000元,還沒包括餐費。我一個月工資也就三千多,實在是付不起。”廣州公佈開展暑期託管服務,讓梁女士長舒一口氣:“孩子回學校我也是很放心的,而且學校的收費也沒有外面託管班那麼高,對於我們收入不高的雙職工家庭來説是解決了大問題。”

家長張先生也表示,政府能開展暑期校內託管是“解決市民的根本問題,敢作敢為有擔當。”他認為,現代社會對青少年的不利誘惑多了很多:“我們小時候網絡發展沒那麼發達,沒有網絡遊戲,不能聯機‘開黑’沒日沒夜地玩。現在青少年接觸到的誘惑多了很多,暑假脱離了家長的監管,真的很怕出事。但雙職工暑假確實無法抽出這麼長時間帶孩子,校外機構的質量也參差不齊,有的證照都不全。我們家是在家安裝了監控,然後把孩子一個人留在家,我們夫妻隨時打開監控看孩子的狀態。今年開了暑假託管,我就會考慮把孩子送回學校去,學校組織學生在校內或者在社區參與一些活動,我們家長都是很放心的。”

老師擔憂:

暑假休整時間將減少

記者調查發現,對於學校開展暑假託管,大多數教師都表示擔憂。他們認為,放暑假是教師的權利,不應該被剝奪。海珠區一位老師表示,很多老師在暑假期間參加自我提升的課程和為下一個學期的教學任務做準備,並不是整個暑假都是放假的。有的老師因為平時教學安排比較緊張,一些可以延後進行的手術都需要利用暑假時間去醫院做。“老師暑假是‘回血’的機會,如果沒有了暑假進行休整,老師的身體是很容易出問題的。”

越秀區一小學校長坦言,假期不但是老師休整的過程,也是校園“修修補補”的時機。“我們學校成立時間比較長,可以説是一所‘老’學校,幾乎每個暑假都需要對校園設施進行維護:“班級裏的窗簾要清洗,有的牆體需要進行修補。如果需要更換一些新的體育設施或者教學設施,都是在假期孩子不在的時候進行的,因為如果孩子都在校園,這些事項都會很難進行。”

也有部分家長認為,不會讓孩子參加到暑假校內託管中。他們認為,暑假是孩子童年裏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連暑假都要在校園度過,小孩的童年將少了很多樂趣。馮小姐的女兒今年讀二年級,她説,就算學校開展暑假託管,她也不會把孩子送到學校去:“一個學期已經有四五個月是一週五天在學校了,如果連暑假都要在學校,那孩子就太可憐了。我們會利用暑假帶孩子和平時因為學業比較忙而沒有見面的堂兄弟姐妹見面,或者去旅遊開闊眼界,都比在學校託管更有意義。”

校方和家長:

可以不由在校老師參與到託管課程中

關於暑期校內託管的師資力量,《通知》中明確,各區可統籌安排學區(片區)內小學教職工志願參與,也可由區教育局統一向第三方社會機構購買服務,還可通過發揮少年宮、青少年活動中心、社區居委會、家長委員會、大學生志願者等社會力量開展。有小學校長對此表示贊同:“我們一些退休老師幹部都依然對教育很有熱誠,所以可以考慮和退休老師協商,給予一定的補貼,讓他們也參與到託管工作當中。另外,430課堂的校外培訓機構、社工機構駐校服務、師範類高校的大學實習生等資源,都可以考慮利用和引進,以解決校內託管人手不足的問題。”

無獨有偶,在記者的調查中,幾乎所有受訪家長都不要求校內老師作為託管的老師。家長擔心,如果老師不是自願參與到託管工作中,老師的牴觸情緒可能會影響到託管質量,甚至影響下學期孩子的學習質量。所以,有其他社會力量加入可能效果更好:“畢竟不是主科授課,都是興趣類的課程和假期作業輔導,即使是大學實習生作為主要的託管老師,我認為也是合適的。因為大學生羣體更加年輕,他們帶着孩子玩,給孩子更新鮮更有活力的想法和體驗,我覺得也是不錯的。”

專家熱論:

政府積極迴應市民需要

社會力量加入需商榷

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廣州中學名譽校長吳穎民認為,廣州市發佈關於暑假託管的《通知》總體來説是可喜的:“這説明政府關注了老百姓的需要,並且有非常積極的迴應。”吳穎民還表示,《通知》要求每區不少於5所學校開展託管服務是比較合適的。“從試點開始,看市民的反應和需要再進行適當的調整,方案總體是科學可行的。同時,託管嚴禁學科課外培訓,以素質教育項目為主,這一點也是受到家長歡迎,相信會有家長感興趣。”

除此以外,吳穎民表示,教師志願參與原則和引入社會資源作為託管力量補充也是合理的:“更值得肯定的是,託管成本有分擔,而不是政府完全承擔;教師志願參加並收取合理報酬;校外機構費用有協商機制,這些方面都能説明方案是科學可行的,總體是很不錯的,我認為是可喜的、積極的態度。”

原廣東省人民政府督學李偉成對這則通知也有其積極的看法:“關於託管的主體,文件提出由區教育局統一向第三方社會機構購買服務,還可通過發揮少年宮、青少年活動中心、社區居委會、家長委員會、大學生志願者等社會力量開展,鼓勵各區教育局與在穗高校主動對接溝通,將大學生暑期社會實踐與小學生暑期託管服務有機結合。由此看來主要是三方面的力量:其一是有資質的社會機構,其二是區內或本校的教師;其三是各種社會力量。我看應確立以有資質機構為主,區內或本校教師和社會力量為輔的提法較穩妥。有資質機構有過往校內託管的經驗,可謂熟門熟路;部分教師可參與管理協調等工作。”

對於社會力量參與到託管服務中,李偉成認為值得商榷:“至於社會力量,由於本次時間倉促,這部分人員特別是大學生羣體和家長委員會等,他們基本無經過培訓,也缺乏相應的經驗,一下子完全將學生交給他們,值得商榷。”

信息時報社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

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C) 粵ICP備14002173號 爆料電話: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時報

舉報及投訴電話:(020)34323133 郵箱:xxsb_gz@163.com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